花丐鸣

浪里白龙滑盖鸣

看看会不会糊
貌似不糊,点大图看
第一次无照驾驶,大家快上车hhhhh

【亲子分】Strange Things Happen At Night 1.1

很久以前有妹子留言了这篇文,虽然水平不够但是时隔多年(x还是忍不住翻了。本质还是小学生所以水平捉急,总之这篇文简直超棒。

标题没地儿了所以无授权翻译侵删歉


  • 原文来源:Fanfiction

  • 作者:ElizabethScaffie

  • 翻译:花丐鸣

  • 注意:这位太太上次登录时间是15年8月,已经pm请求授权但是还没有收到回音,一旦拒绝授权我会立即撤文并道歉。


译者的胡说八道:Liz在个人简介中说道“我不写cp向(原文是Romance),尽管我很喜欢看这类的文,但是我更希望自己的文读起来真实一点,所以我在开始写文之前都会查大量的资料。”这一点在她后面的文里可以很清楚地看出...

【亲子分】二十年夏

标题什么玩意我也不知道【忍住眼泪.jpg

第一次写亲子分有点手脑双残你懂的

大概是温馨向短篇


“罗马诺,快看!”安东尼奥手上捏着一张皱巴巴的信纸,冲向还在刷牙的罗马诺。罗马诺急急地向后退了好几步,才免于把牙膏沫沾上那张纸上:“你他妈的干嘛!”

“罗马诺,你看。”安东尼奥空出一只手来,随手拉过一条毛巾往对方脸上抹了一把,“有封信!”

罗马诺抓过杯子漱了漱口,白了对方一眼:“我知道这是信,白痴。写的什么?”

“呃……”安东尼奥把信纸在漱洗台上摊平,水印了上去,几个字一下子晕了开来。眼看着黑墨水就要渗在陶瓷洗手盆上,罗马诺咒骂一声,一把夺过纸...

【无授权翻译/亲子分】Born Normal


日常向,同学设定

一共三段,今天撸完第一段。
到第二章。
翻完了【忍住眼泪.jpg
(一)

“安东尼奥……”

安东尼奥一手撑着头,愣愣地望向窗外,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“安东尼奥?”

他眨了眨眼,这感觉真奇怪。

“嘿,安东尼奥!”

这一声终于唤回了安东尼奥乱飘的思绪,他四下看了看:“嗯?怎么了?”

“该死,安东尼奥!”基尔伯特叫道,恶狠狠地啃了一口自己的果冻,“你居然在我这种帅哥讲话的时候走神!”

他一口吞下果冻:“刚刚讲到基尔伯德。”

“噢……呃,对不起。我刚刚在想事情。”

“哟,你还是第一次这幅样子呢。”弗朗西斯的声音是一贯的轻柔。他一把搂过他的西班牙学生:“看你一...

【无授权翻译/亲子分】我与推销员的二三事

一共有八段,先丢三段上来。浪去也(・ิϖ・ิ)っ

一整天就肝到第五段【低产小能手

完成了〒_〒
六千字小短篇
【一】

 
  

罗马诺懒洋洋地躺在沙发里,完全忽视了外面震天响的敲门声。他昏昏沉沉地靠在抱枕上,迷糊地几乎要睡着。不过显然门外的人比他更有耐心,不论他怎么假装家里没有人,对方还是坚持不懈地捶着门。在又一次被敲门声惊醒后,罗马诺不情愿地从沙发上起身(该死,费里在挑家具上真的很在行),想着会是哪个混蛋在敲门。

 
  

敲门的人有很多种可能:罗马诺希望是费里又把自己不小心锁在门外了,或者是哪家调皮的孩子在乱敲门。不过...

【无授权翻译/亲子分】宿醉

极顺产的一篇

罗马诺傻笑着走进屋里,跌跌撞撞地冲向沙发,然后栽倒在茶几前。他翻了个身,两眼楞楞地盯着吊灯看。困意不断地袭来,恼人的手机铃声却突然响起。他激动地爬起来,一把抓过手机——除了他妈的西班牙不会再有别人给他发短信了。

“罗马诺,你不会还在酒吧吧?到家了没?”罗马诺看着这短信又笑起来,他捣鼓了半天才找到哪里能打字,然后趴在沙发上写道:“我猜应该是到家了……哪怕这里不是我家,睡这里也真他妈的不错。”他翻了个身,一不小心摔下了沙发。罗马诺愤愤地把自己的一只鞋子踹进了沙发底,然后等着西班牙回短信。

“你连自己在不在家都不知道!罗维告诉我你周围是什么样子!”罗马诺爆发出一阵大笑,直到自己一...

【无授权翻译/亲子分】总有一个人会让你奋不顾身

罗马诺无助地躲在树后,紧紧盯着西班牙的一举一动,看着对方用斧头接过来自入侵者的又一击。他叫不出那个不速之客的名字,他看的出西班牙早已力不从心,却也只能为处于下风的他暗暗着急。终于,一个趔趄让西班牙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虚弱。

“放弃吧,西班牙。”戴着面具的入侵者又向前逼近一步,引得西班牙不得不蹒跚着退后一步避开刀锋。“没必要为了个小孩子这么拼命。”


安东尼奥喘了两口气,忽然怒吼出声:“想碰他,就先踏过我的尸体!”斧头被高举过头,猛地劈下,却被对方险险躲过。西班牙自觉不妙,刚一回头,胸前露出的破绽就被对方一刀贯穿。


光亮的刀面被鲜血覆盖,西班牙痛呼出声,双手险些...

【无授权翻译/亲子分】一根头发引发的惨案

一篇难产了的渣翻(´Д`)


“该死的,西班牙!”

西班牙人回过头瞥了一眼,疑惑自己又哪里惹到这意大利人了。他看见罗马诺正毫无形象地趴在地上,面色尴尬得仿佛要吃人:“你的鞋子绊到我了,混蛋!”他狼狈地坐起身来怒视着对方。

安东尼奥不由得弯起嘴角,尽管罗马诺正在嘟嘟囔囔地抱怨,甚至快要破口大骂,在他眼里也依旧这么可爱。他不禁想到自己曾经居然还想把罗马诺还给奥地利,不由得觉得以前的自己简直就是疯了,不过那已经是他和罗马诺在一起之前的事情了。

“噢我错了,”西班牙窃笑着向对方伸出一只手,“都是我的错,你没事吧?”

罗马诺也许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脸已经红的像番茄一样...

【无授权翻译/亲子分】涂鸦


又是一场无聊的世界峰会。不过神奇的是大多数国/家都听得很认真,至少是装作很认真。也许是因为德国所说的,资助希腊的事宜勾起了大家的兴趣。

安东尼奥嚣张地打了个哈欠,迅速地扯过一张纸,在上面随手勾画了几笔,然后用手肘轻轻地碰了碰身旁的罗马诺。

“你他妈想干吗?”意大利人压低了声音吼道。

“罗马诺,快看我画的画!”西班牙人把纸递过去。

罗马诺扫了一眼,完全没看出来这画的是什么:“这他妈是什么?”

“我的番茄院子!”

“一点都不像,”意大利人瞥了他一眼,“这堆乱七八糟的是番茄吗?”

“当然不是了,罗维你太蠢了。”安东尼奥一手撑着下巴,一手在画上指指点点,“这个是枝杈好吗!这个才是番茄。...

【无授权翻译/亲子分】孤枕难眠

夜半,将近十二点。

罗马诺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,不急不缓的呼噜声轻柔地响着,也许还正做着有很多很多的番茄的美梦。

而安东尼奥就没这么好过了。他楞楞地盯着天花板,脑中一片清明。过了一会,西/班/牙觉得这觉简直没法睡了,他一把掀开被子,跃身下床。

他轻轻地拉开房门,在一片黑暗中缓步穿过玄关。完全用不上开灯,因为他对罗马诺房间的位置了熟于心。

他推开门,静悄悄地走进罗马诺的房间。门被反手轻轻合上,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

安东尼奥走向罗马诺的床头,温柔地摸索着握住对方的肩膀,想要摇醒他。

显然意大利人的熟睡超出了他的估计,安东尼奥俯下身子,用手指戳着毫无反应的意大利人的脸颊,捏着嗓子说道:
 ...